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对虾白斑综合征病毒(WSSV)宿主研究进展

编辑:admin 日期:2022-01-26 17:52 分类:345999开奖结果及资料五点来料 点击:
简介:摘要:对虾白斑综合征病毒(whitespotsyndromevirus,WSSV)自1992年暴发以来,已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开来,每年给对虾养殖业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至今仍未得到完全控制。本文根据1995~2005年的有关文献资科,综述了对虾白斑综合征病毒宿主方面的研究进展。 对虾白

  摘要:对虾白斑综合征病毒(whitespotsyndromevirus,WSSV)自1992年暴发以来,已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开来,每年给对虾养殖业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至今仍未得到完全控制。本文根据1995~2005年的有关文献资科,综述了对虾白斑综合征病毒宿主方面的研究进展。

  对虾白斑综合征病毒(whitespotsyndromevirus,WSSV)病于1992年首次发现于台湾,1993年5~8月在我国大陆沿海从南到北的养殖场暴发,日本等亚洲国家的对虾养殖场也相继暴发了此病。目前,在亚洲已报道的该病毒的流行国家和地区包括朝鲜、泰国、韩国、印度尼西亚、越南、马来西亚、印度、斯里兰卡、孟加拉国、中国大陆沿海及台湾省等。1995年,美国德克萨斯州对虾养殖场出现白斑综合征病毒,并在西半球的其它地区相继暴发。至此,WSSV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开来,每年给对虾养殖业造成几百亿元的经济损失,成为威胁对虾养殖业的主要疾病。1995年,国际兽疫局(OIE)、联合国粮农组织(FAO)以及亚太地区水产养殖发展网络中心(NACA)将其列为需要报告的水生动物病毒性疫病之一。

  WSSV宿主非常广泛,已发现和确定的有近40种。大多数养殖虾蟹及对虾养殖池中的野生甲壳类、桡足类等环境生物都是其敏感宿主,关于卤虫、轮虫等生物在传播WSSV中的作用近几年也有报道。本文根据1995~2005年的有关文献资料,综述了WSSV宿主方面的研究进展。

  有关WSSV宿主的研究绝大多数局限于养殖对虾及野生虾、蟹等“大型”动物,桡足类等“小型”浮游动物携带WSSV的情况及在传播WSSV中的作用研究较少。黄倢等用单克隆抗体酶联免疫技术(ELISA)检测了浮游生物的带病毒情况,结果桡足类浮游生物的带毒率高于对虾,且其阳性的出现早于对虾,因此推测桡足类可能是对虾暴发性流行病的主要病原携带者。何建国等通过人工感染和PCR方法证明桡足类是WSSV的宿主,而且进一步证明桡足类是WSSV传播的媒介生物之一。冯书营等研究表明桡足类细胞膜能与WSSV特异结合,说明桡足类细胞膜上有WSSV的特异受体,这为桡足类是WSSV的宿主提供了有力证据。雷质文等采用WSSVDNA探针斑点杂交与原位杂交技术从发病虾池的桡足类中未测出WSSV阳性,这与其检测方法不够灵敏有关,如采用PCR一核酸探针斑点杂交,可能会是另一种结果。桡足类是对虾食物链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同时其在水体中繁殖快、数量大,因此,桡足类在对虾白斑综合征病毒的暴发流行中可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桡足类在传播WSSV中的作用机制尚不清楚,有关其生活史与WSSV传播的关系、桡足类经WSSV攻毒后的形态学变化等许多问题有待进一步深入研究。

  国外尚无卤虫成体检测WSSV阳性的报道。SahulHameedelal的研究认为卤虫Artemiafranciscana对WSSV具有抗性,WSSV浸泡和投喂均不能使其感染,且经WSSV浸泡和投喂处理的卤虫也不能将病毒传给对虾,因此他们认为卤虫不是WSSV的宿主或携带者。Chang等用套式PCR从卤虫卵中测得WSSV阳性,但在孵出的卤虫幼体及投喂卤虫幼体的斑节对虾中却不能检测到WSSV,他们认为可能卤虫卵的外部被WSSV污染,在孵化或幼体冲洗过程中WSSV被去除,但也不排除卤虫卵内部携带WSSV的可能性,这需要进一步的实验证明。

  国内的资料有卤虫检测WSSV阳性的报道。如黄倢等、雷质文等、宋晓玲等在对WSSV传播途径及宿主调查中,曾检测出卤虫呈WSSV阳性。邓灯等采用套式PCR从卤虫体内扩增出WSSV特异性片段,但其携带量较少。为了进一步证明卤虫携带的WSSV是否有活性且能否传播给对虾,邓灯等对卤虫进行WSSV投喂(浸泡)感染,然后用攻毒后的卤虫投喂中国明对虾,结果表明,卤虫可以携带有活性的WSSV病毒粒子,并可通过摄食导致对虾间接地携带病毒。卤虫病理切片观察结果显示,攻毒后卤虫细胞核没有显著深染及核肿大现象,但无论是横切还是纵切均显示有上皮脱落、部分组织结构松散、细胞结构不完整现象,对于病毒存在的具体位置应用原位杂交或原位PCR的方法进一步研究。

  Yan等对对虾养殖场池塘底泥中的轮虫休眠卵及孵出轮虫携带WSSV的情况进行了检测。PCR检测结果表明,轮虫休眠卵呈WSSV阳性;PCR-斑点杂交方法在轮虫休眠卵及孵出的轮虫中均能测出WSSV;表面消毒后的检测结果表明,WSSV极有可能存在于休眠卵的内部。从轮虫休眠卵孵出的轮虫呈WSSV阳性,说明WSSV在轮虫休眠卵孵化为轮虫的过程中可能存在垂直传播,这一现象对对虾池塘养殖具有极其重要的影响。实践中我们经常遇到某些池塘连年养殖成功或发病的现象,这警示我们,WSSV在池塘中的隔冬传播途径问题不可忽视。轮虫休眠卵中带WSSV为我们揭示该问题的机制提供了很好的切人点。

  闫冬春等对壶状臂尾轮虫经WSSV(浸浴攻毒后进行了电镜观察,发现轮虫细胞核及核仁出现膨大,为轮虫感染WSSV的可能性进一步提供了证据。但实验中未在膨大的细胞核内发现WSSV病毒粒子,可能是病毒在细胞内尚未进入装配期,有待从攻毒方法及时间上进一步研究。

  轮虫休眠卵隔冬传播WSSV这一途径一旦被证实,必将对现行的养殖生产产生深远的影响。目前人们采用的养殖用水消毒方式是,在对虾放苗前用药物对纳进的海水进行消毒,待2O~30d药效消失后再放对虾苗。轮虫休眠卵具有坚厚的外壳,可抵御外界不良环境,其萌发又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生产上现行的海水消毒方式并不能有效地切断随后新萌发的轮虫仍带病毒、并通过食物关系将病毒直接或间接传给放养的幼虾的途径,即疏忽了轮虫休眠卵隔冬在同一池塘传播WSSV的途径。

  到目前为止,多数研究证明鱼类、软体类(如对虾生物饲料贝类)、腔肠动物、海绵动物、环节动物等不是WSSV的敏感宿主,如黄倢等测得发病虾池中的缢蛏、泥蚶、海区蓝蛤等均为WSSV阴性。虽然鱼类、贝类等不是WSSV的敏感宿主,但它们在一定条件下可成为WSSV的中间宿主,因此在WSSV的防治方面仍不能掉以轻心。如黄倢等测得虾虎鱼呈WSSV阳性,虾虎鱼能摄食病死虾或投喂的“鲜活”饵料,其带毒现象可能是它胃中的病虾或其它带毒宿主所致。

  Lightner等、Wang等报道海鸟粪便可能导致WSSV在不同地区间相互传播。另外,Lo等在一种螳螂蝇科昆虫的囊蚴中也检出了WSSV,但在养殖生产上尚无昆虫传播WSSV的报道。

  WSSV暴发十几年来,在病理、诊断技术方面已取得了较大进展,随着WSSVDNA全序列的测定,功能基因及功能蛋白的研究正成为热点。但WSSV的宿主、传播机理尚有一些问题未搞清楚,导致生产上无法有效切断WSSV的传播,这也是WSSV防治发展较慢的主要原因。因此,WSSV宿主及传播途径中尚未搞清楚的一些问题仍要作为今后几年中工作的重点。